杭州新闻

萧山何时东山再起?

  

  2017年6月6日,《萧山日报》头版头条高规格报道了萧山与阿里的深化合作签约。

  G20峰会主会场,区四套班子出席萧山与民企政企合作,阿里不是第一个,但待遇之高无出其右。

  对萧山来说,除了弥补当年之憾,更重要的是向外界释放信息:萧山正在加速追赶新经济浪潮。

  当天,阿里云王坚上台讲话,除了关键词“城市大脑”,他还有一句话让台下人唏嘘:过去阿里对萧山重视不够、了解不深。

  如果当年萧山也有这样的热情,那今日之萧山,则可能是全球互联网创业圣地、中国创新经济高地

  如果能料到今日之阿里,别说50亩地、哪怕是500亩地,想必萧山也愿意给

  萧山工业起步早,土地等资源要素颇为紧张,再加上国内工业化如火如荼,萧山发展形势一片大好,张口就要50亩低价地的阿里,就这样被拒绝了

  1988年萧山首次入选全国十大财神县,这在当时是无上的荣耀,现在回头看,其后30年的发展路程,难免亦为名声所累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里,萧山是浙江经济的压舱石,在当时以GDP为核心的考核制度下,一切唯速度和指标说话。

  产业转型升级往往前期投入大,经济效益却要在若干年后才能体现,而任何一个城市管理者,都无法容忍GDP增速下滑情况出现。

  萧山龙盘虎踞坐镇江南,多年来凭借家大业大,始终是浙江的老大哥,直到“追兵”渐近,最后被超越

  这不是萧山的困境,这是中国很多地区面临的普遍问题:人口、市场、环境、汇率等红利正在加速消失,劳动、资源密集型产业还没有来得及完全转型升级。

  最近10多年里,转型升级的口号喊了不少,但直到2017年,萧山的传统产业比重依然占据大头。

  50年前,萧山人手挑肩扛,餐风宿露,以战天斗地的勇气,围垦出了50万亩地, 被联合国粮农组织称为“人类造地史上的奇迹”。

  80年代学苏南壮大乡镇企业、90年代发力民营工业,2003年工业总产值达1000亿元,那一年,杭州市的生产总值也才2092亿元,那是萧山的巅峰时刻,值得骄傲。

  2万多家制造企业、1400多家规上制造企业,更有多家企业登上各类500强榜单,快速工业化带来巨大财富效应,萧山的另一个名字叫土豪。

  萧山的巨大成就,和萧山人自立自强的精神是分不开的,本土培育、自主发力,自己发财,这最终也使得本土企业抱成团,占据地区大多数生产资源,外部企业很难进入。

  萧山开始满足于“现状”,萧山发展靠萧山人,“萧山是萧山人的萧山”

  终于,骄傲变成了“傲慢”,沉湎于往日荣耀,丧失了对外界变化的敏锐感知力。

  萧山撤市设区已经20年,但和杭州“合而不融”,错失了近20年来杭州高速发展的红利,产业体系没有随着时代发展升级重构。

  萧山拒绝外部力量,缺乏重大产业领军项目引入,基本上错失了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浪潮。

  上周我们在粉丝群里发海报,要直播聊萧山,一位家住萧山老城区的陈阿姨,直接加微信,问嘉品能买吗?奥体还有哪些房子?出让的宅地有那些?一连串问了很多关于奥体的问题。

  她说,在她们小区跳广场舞的群里,一直有人聊奥体,但她一直以为那边还是郊区。直到前些天跟着几个姐妹去“日月同辉”和“莲花碗”拍摄广场舞比赛的宣传照片,才发现这里“已经比武林广场更漂亮了”!

  七八年前,奥体还是一片荒地,萧山人买房子根本不会考虑那里,很多人觉得置业顾问只会拿着政府的规划图忽悠人。

  然而,短短5年时间,拥江发展战略、G20,亚运会,当这个城市舒展身体冲击世界一流城市时,“萧山萝卜干”秒变“人参”。

  城市建设日新月异,开发商争相圈地,全市、全省甚至全国的购房者纷至沓来。当年看不起的郊区,成了人人想买的宇宙中心。

  如今的钱江世纪城,一房难求。陈阿姨说:能在奥体有套房,是会被广场舞群里姐妹们羡慕嫉妒的事。

  这几年,环保、拆迁、城市化、“两链风险”,萧山实体经济风光不再,无论好坏,终是到了求新求变的时刻。

  在城市转型、经济转型中探索已久的萧山,终于思考清楚了,立足比较优势,谋求精准定位。这个目标符合实际、贴近现实、顺应趋势,更串联起萧山的过去、当前、未来。

  互联网和高新技术?未来科技城一骑绝尘,滨江高新区乘风破浪,钱塘新区高举高打,留给萧山的空间不大。

  现代金融?萧山是以实干起家,“两链”风险的前车之鉴,不久前微贷网被查,P2P行业已彻底凉凉。

  2008年金融危机,今年的全球疫情,再次显示了以现代装备制造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,才能穿越时光之海,抵御泡沫风险。

  40年前一穷二白,依然能干到全省第一,如今坐拥40年积淀,理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